? 历史上那些喜欢男扮女装的人 - 在线教育
在线教育IOS

您现在的位置:在线教育 > 教育心理学 > 正文

历史上那些喜欢男扮女装的人
时间:2019-06-12 09:26来源:未知 作者:admin 点击:146次

  强化对促进担当作为情况的监督检查,重点看是否注重选拔使用担当作为的优秀干部,果断调整不担当不作为的干部,为担当者担当,为负责者负责。强化对遵守组织人事纪律、整治用人不正之风情况的监督检查,重拳出击、猛药去疴,严肃查处任人唯亲、任人唯利,跑官要官、买官卖官,拉票贿选、突击提拔干部等违规违纪问题,使选人用人风气更加清朗。

  全球各大央行总共买入了超过148公吨的黄金,师生的成长就更加生机盎然。

历史上那些喜欢男扮女装的人

>>的宠妃末喜。 末喜,不同记载或叫穏嬉、末嬉、妹喜、未喜。 《晋书·五行志》说:末喜冠男子之冠。

明确说明末喜戴男人的官帽。

《书·外戚传》师古注说末喜美于色,薄于德,女儿行,丈夫心。

桀常置末喜于膝上,听用其言,昏乱失道。

于是汤伐之,遂放桀,与末喜死于南巢。

古人把桀、纣看作是上的坏的典型,他们之所以无道和亡国,是由于末喜和妲己,这两人又是坏女人的代表。

从师古的话可知,末喜像男子一样,愿意过问政治,还听了她的话。 她应该是一个政治人物了,尽管是失败者。 为此她不安心于后宫生活,既要从事政治活动,就要像男人一样装束。 应该说她是女子男装的先行者。

    春秋时齐灵公喜见身边的妇女作男子装扮,于是媵妾侍婢穿男人服装,戴男人装饰。

国中妇女纷纷效法,都城满目皆是男装女子,于是他又看不顺眼,下令禁止女子穿着男服,惟独宫女照常是男子打扮。 女子对灵公的做法不满,仍然喜穿男装,灵公生气,下令凡见男装女子就撕裂她的衣服,剪断衣带,给人难堪。

但是还有少数女子不怕凌侮,照旧穿男装。

晏婴深知强迫改装行不通,向灵公建议:若要禁令通行,最好先从宫内做起,如果宫中妇人都穿女子的服装,民间女子的男子打扮会不禁自绝了。

灵公照晏婴的主意办,女子爱好男子装束的风潮就过去了(《晏子春秋》卷六)。     前期是妇女着男装的盛行时代。

一次和举行家宴,他们的爱女太平公主一身男性装束,身穿紫衫,腰围玉带,头戴皂罗折上巾,身上佩戴着边官和五品以上武官的七件饰物,有纷(拭器之巾)、(拭手之巾)、砺石(磨石)、佩刀、刀子、火石等,以赳赳男子的仪态歌舞到高宗面前,高宗、武后笑着对她说:女子不能做武官,你为什么作这样的打扮(《新唐书·五行志》)?太平公主男装,就其个人来讲也不是偶然的,她是一个多权略的女子,是唐初在武后、韦后之下的第三个有权干预政治的女人,而韦后自知智谋不及她,因而对她有所畏惧。

她参与的谋议,武则天也最喜欢她。

武则天末年,她与、张柬之诛杀武则天男宠张易之等,使中宗继位,以后又与清除韦后势力。 玄宗初年有七个宰相,其中五位是她的人,因此军国大事,事必参决,如不朝谒,则宰臣就第议其可否。 这种情况为玄宗所不能容忍,乃诛其党,赐死公主(《旧唐书·太平公主传》)。 太平公主的男装,一是她的性格像男人,故喜着男服;一是干预政治,不愿脂粉气太重,以男装具其威仪,助其施展政治才能。

    《旧唐书·舆服志》记载,唐玄宗时宫中妇人,或有著丈夫衣服靴衫,而尊卑内外,斯一贯矣。 即宫内宫外,贵族民间,多有女子身穿男式衣衫,足蹬男人皮靴,女子服装男性化了。 唐武宗时也有女子身着男装。 武宗妃子王氏,善于歌舞,又曾帮助武宗获得帝位,是以深得君王的宠爱。

王妃体长纤瘦,与武宗的身段很相似,当武宗畋猎时,她穿着男子的袍服陪同,并骑而行,她与武宗的形象差不多,人们分不出来哪个是皇帝,哪个是妃子。 武宗还想把王妃立为皇后,宰相李德裕以妃子娘家寒素和本人无子为理由,反对册立,遂使王妃失去执掌后宫的机会(《新唐书·后妃传》)。

王妃的男装显然是武宗所欣赏的,至少是被武宗所接受的。     元人绘女性化男子像男人女人生理不同,服饰式样有差别也是自然的事情。 但古人的传统观念,把男女服装绝对分开,不得掺杂、逾越,否则将要遭到谴责。

如男子穿妇人服,时以清谈著名的思想家何晏好服妇人之衣,被另一思想家傅玄指斥为穿妖服。 女子穿的男装,也被视为妖服,所以正史《五行志》里往往设有服妖一目,责备女子的男装,如《新唐书·五行志·服妖》在写出太平公主男装事实后,接着说近服妖也,加以贬责。     男女装混穿,在正统的观念里是严重的政治问题,而不是生活小事,更不是个人兴趣的事情。 傅玄说:夫衣裳之制,所以定上下,殊内外也。 原来统治者认为男子主于外,女子主于内,故有男女的服饰制度,使男女各守本分,不得僭越,若女子男装,会出现牝鸡司晨的事,是家庭的不幸,国家的不幸。

傅玄还举例子,说夏桀因宠末喜戴男子冠亡国,又说何晏本身遭到杀身之祸,而且三族皆被夷灭(《晋书》)。

所以封建时代,男女服制的不同,是男尊女卑的反映,不许女子着男装是统治女子的一种手段。

因此那些敢于着男装的女子,在一定意义上说是反抗的行动,绝不能以服妖视之。 指责人家装束男不男,女不女的传统观念,并不是天经地义的,不可改变的,那种服制上的尊卑贵贱男女的等级制度和观念应当彻底清除。

再从审美角度观察,巾帼而着男装有的颇有须眉之气,有何不好!为何要搞服装的一统天下,清一色岂不令人厌烦!再说禁止女子男装,也是徒劳之举,且看历史上舆论反对,朝廷禁止,到头来还是不时出现,禁又何益?何必去办这种蠢事,还是听从民便为好。